【单身大表姐】(01-03)【作者:公子铭】   乱伦小说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章 表姐韩雪

  火车已经减速有那么一段时间了,车轮碾压过铁轨,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间隙在逐渐拉长,节奏也越来越缓,车就快到站了。韩雪尽力的贴近窗子向火车运行的方向看去,却又嫌弃的不去碰触,窗子上油腻的指纹印记是她所排斥的。这是表弟居住的城市,也是她即将要生存的地方,据说表弟特意请了假来接她,这让韩雪疲惫的身心还维持着一些热度,不至于就这么冷下去了。

  虽然保持着联络,但韩雪已经和白仲夏这个表弟有三年没见过面了,说是表弟,其实是很牵强附会的叫法,各种借光的亲戚关系她自己也分不清楚了,只是记得升大四那年学校放假,回家后得知竟然有一个远亲要去她那上大学,长辈托她帮忙照顾,那时的韩雪还是很热心肠的,愉快的答应了下来。

  回到学校那边,与这个表弟的初次见面,白仲夏就和他的名字一样,像是仲夏的白色阳光,干净、耀眼,良好的家庭及教育,让这个刚步入大学校园的男孩彬彬有礼,而且一声声「姐、姐」的叫着自己心里发甜,瞬间拉近了韩雪的心灵距离,饭后,韩雪开心的邀请白仲夏去自己租的房子坐坐,她忘记了自己昨晚才洗了好多内衣,表弟看到后尴尬的大红了脸。

  当然,什么也没发生,尴尬过后,两人的关系却更近了,至少韩雪是这么觉得的,她会亲昵的揉乱白仲夏的头发,也会在走路的时候挽着他的胳膊,短短一年的时间,韩雪和白仲夏已经和亲姐弟差不多了,然后韩雪毕业了,心高气傲的她选择去南方开创自己的未来,在那里她事业顺利,并且遇见了爱情,但也蹉跎了青春。

  因为和南方男友难以调和的文化差异,韩雪在距离婚姻殿堂一步之遥处却没能更进一步,告别了伤心之地,辗转多年,四处漂泊,虽然凭借自己的能力,积累了一小笔财富,却未能再遇爱情,就在一个月前,她独自在远方过了自己的33周岁生日,镜中的自己虽然还那么精致,可眼角的细纹如细刀割过,灼的她发疼。

  「啊?姐,要不你回来吧,我家有地方住!」前天晚上不知怎么就按了表弟的号码,可能是三年前参加白仲夏婚礼时就让她有些耿耿于怀,这样的女子也配拥有我表弟?可表弟傻傻的笑着:「哪有,小暖挺好的!」唉……傻弟弟,女人的好你哪里懂得。所以当表弟近乎客套的让她回家,她竟然就答应了,是那么迅速,以至于白仲夏都愣了一下。

  但她不想在意这些了,她告诉自己,是表弟让我回家的,不是我自己要回去的,她自动忘记了父母的苦口婆心劝她回家时的坚决不听,她迅速的办理了辞职,买好了车票,只带了少许私物,就回来了。房东阿婆惊讶的问:「小雪,家里出事了?」她神秘的点了点头,阿婆是个好人:「那也不用退房啊,这么多东西都没收拾呢!」韩雪看着北面天空笼罩的雾霾:「阿婆,我不回来了,不嫌弃的东西你就留着吧!」

  火车突然就停了,虽然晃动不是很剧烈,但却将韩雪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别的乘客早早就堆聚在车厢的两端准备中国式下车了,还好韩雪的行李少,堪堪赶上了人群的尾巴下了火车。火车站在两年前翻新了,即是熟悉又是陌生,韩雪故意拖慢了速度,等人流在两侧匆匆而过,她怕白仲夏看不到自己,老老的、瘦瘦的自己。

  北方的冬季四点,已经亮起了路灯,出站口那里的执勤人员不耐烦的呼喝着「快点!快点!」可韩雪看着出站口外那个高高壮壮的身影几乎走不动了,黑色的羊绒风衣,白色的衬衫,傻傻的对她跳着招手,一如那年初见,干净,耀眼。看到韩雪终于加快了脚步,执勤大姐松了口气,以为是自己的气场起作用了,其实韩雪只是心疼了那个男人。

  多好的男人啊,奈何是自己的表弟,韩雪心疼的看着白仲夏冻得通红的鼻尖,眼中含泪:「傻小弟,等很久了吧?」白仲夏依旧是傻笑,走上前来要帮韩雪拖行李箱:「不冷!姐,我都想你了!你……」没等白仲夏说完,韩雪直接扑进了白仲夏的怀里,紧紧的搂住他的腰,在心底感叹道:「嗯,表弟婚后有些发福了呢……」她以前有偷偷用手臂的外侧去感受,那时的白仲夏要瘦些。

  韩雪用自己的身体感受着紧搂着的男人,放肆的去享受不属于自己的怀抱,而白仲夏迟疑了一下,也搂住了韩雪,并略微用力,安慰的说到:「姐,回来就好……」

  韩雪侧着头贴着白仲夏的胸膛,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嘴角带笑,是啊,回来就好,弟弟,千万别怪我哦……

             第二章 心痒难耐

  韩雪和第媳苏暖其实并不熟悉,她也对身前的这个贪睡的小侄女没有什么亲切感,弟媳妇喋喋不休的唠着家常,搭载着满满的幸福感,听在韩雪耳朵里却是那么刺痛,嫉妒的种子疯狂的生长着,厨房里白仲夏忙碌的声音,更是让韩雪有爆发的冲动,然而她是过来人了,城府之深是苏暖这种温室花朵难以想象的,此刻的韩雪笑的很「亲切」,听的很「耐心」。

  「姐,你不知道,这孩子才折磨人呢……」苏暖三句话不离孩子,韩雪状似聆听,其实是在端详苏暖,在和自己做比较,苏暖产后刚满一年,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脸蛋和身材都还有些走样,披头散发,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完全没有什么美感,而反观自己,精心梳理过的长发,画着淡妆,深灰色的裹身裙,深黑不透光的保暖裤袜,当然,还有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紫色内衣,都要完胜弟媳,可偏偏,幸福的不是自己。

  人啊,为什么命运如此不同啊,想自己当年,在学校的时候也是魅力四射,爱慕者、追求者不在少数,初到南方,也是光艳照人,可现在,虚耗青春,蹉跎岁月,人老珠黄,对面的女人明明没做什么努力,毕了业,回了家,却轻而易举地收获了幸福,有了孩子以后更是当起了全职太太,有老公疼着,有父母宠着,真是羡慕啊。

  「开饭喽!」白仲夏围着围裙,戴着隔热手套,将最后一大盆「毛血旺」端了上来,那是自己上学时最爱吃的菜,大四实习那年她经常带着表弟去打牙祭,表弟竟然还记得,她情不自禁的走上前去,恨不得再抱一次,却只能绕到白仲夏身后,帮忙解围裙,「好弟弟,算你有心……」韩雪在心里默念着,却还是忍不住用手拂过白仲夏结实的脊背,去感受那确确实实的存在感。

  「啊?怎么做这么辣的菜啊……」苏暖嗔怪白仲夏,「还做这么多,怎么吃得完?」

  「啊,这不是还有别的菜嘛!」白仲夏也不解释,只是冲着韩雪做了个鬼脸。韩雪心里暖暖的,弟弟是特意做给自己的,姐姐懂。

  太久没吃到北方的米,北方的菜了,韩雪又特意吃了好多毛血旺,这简单的接风宴竟吃的韩雪香汗淋漓,面泛桃红,这个季节的南方,正是湿冷伤人的气候,韩雪几乎都忘记出汗是什么感觉了,还是家里好啊。

  其实刚吃了不久,小北鼻就开始哭闹,苏暖就去哄孩子了,只剩下韩雪和白仲夏两个人吃,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韩雪坐在白仲夏的对面,房间很热,饭菜很热,韩雪很热,排出的汗液不能有效的扩散,黏黏的贴在身体的表层,特别是保暖拖鞋里面的脚脚,潮湿得近乎暧昧,「天呐,我好热……热得心痒……」
  韩雪偷眼看了看哄孩子苏暖,喝了一大口红酒,决定借着酒劲,进行一下大胆的尝试,她开始扯开话题,「弟弟,一晃这么多年了,你都成家立业了,还记得当年吗?」

  「当年?什么当年?」白仲夏停下筷子,好奇的看着韩雪。

  「嗯……就是当年我们第一次见面啊,你看了姐姐的内衣……竟然会脸红哦,说,你都动了什么坏脑筋?」韩雪压低了嗓音,声线却更加性感。

  「姐……说什么呢!」白仲夏没想到韩雪会说这个,很是窘迫,脸都憋红了,以前韩雪可从来没提过这茬,他一直以为韩雪并不知情呢。

  「呦~脸红了,被我说中了吧,告诉姐姐,有没有乱想?」韩雪前倾了身体,送上耳朵,似乎吃定了白仲夏。

  白仲夏虽然还红着脸,可也不是小男孩了,何况他和韩雪自来不生分,一些小玩笑还是开得起的的:「嗯,有啊,回去还做了春梦呢,是关于姐姐的。」
  韩雪没想到白仲夏会直言相告,而且被男性的气息吹在耳边,竟然没出息的打了个冷战,「坏弟弟,竟然在梦里轻薄姐姐,」她又偷瞄了一眼苏暖的方向,苏暖已经抱着孩子进去卧室了,「弟弟,姐姐好热啊,出了好多汗,袜子都湿了,你摸摸……」她大胆的将右足从拖鞋中抽了出来,在桌子下面把脚伸到了对面,直接将潮湿的脚掌覆盖在白仲夏的裆部,并轻轻的加力揉弄,调情意味再明显不过了。

  白仲夏被韩雪突如其来的挑逗惊得向后躲去,几乎把座椅撞倒,发出了很大的「哐当」声,韩雪依旧从容的坐在位置上,嘴角挂着神秘的笑,白仲夏一时不知怎么应对,卧室里的苏暖也听到了声响,没有出来看,却也在卧室里问到:「老公,怎么啦?」

  「没事,我把菜弄在身上了……」白仲夏本能的保护韩雪,掩饰了过去,但还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韩雪。

  「那么大人了,还是毛毛躁躁的,一点也不小心!」韩雪适时的接过话茬。
  见苏暖没有怀疑,白仲夏压低声音问道:「姐,你这是做什么?」

  韩雪用只有白仲夏能听到的声音说到:「做什么?弟弟,你梦里想的事情,姐姐不介意哦……」

  白仲夏疑惑的坐回位置,盯着韩雪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玩笑的影子,可韩雪的眼睛里只有自己的影子,表姐在表达什么?她不介意和我做爱么?可我们是亲戚啊……

  「姐,我……」

  可韩雪却突然笑了:「哈哈,被我骗了吧!不过姐姐真的好热,坐了一天的火车,身子也乏了,我先洗澡睡了。」说完也不等白仲夏回答,就起身了,经过白仲夏身边的时候还用右手的指尖划过他的整条手臂,却不给他反应的时间。
  白仲夏浑浑噩噩的收拾了碗筷,脑海里不断的复现韩雪的脚掌覆盖在自己的裆部,裹着黑色裤袜的脚掌更显修长瘦削,带着潮湿的热气,温柔的揉弄自己的肉棒,舒服的要死了,白仲夏活了三十年,还从没被这样勾引过,欲望的火苗在心里升腾,难以熄灭。

  可之后,韩雪并没有再给他独处的机会,洗好澡的她直接进了客房,连眼神都没和白仲夏交汇,白仲夏只能烦躁的看了会儿电视,然后洗漱上床了,苏暖哄睡了小北鼻,正靠着床头刷朋友圈,见白仲夏进来也不抬头,只是问到:「表姐睡了?」

  「睡了吧,应该是坐车太累了……」白仲夏蹭到苏暖身边,隔着睡裤摸苏暖的大腿内侧,「老婆,我们好久没做了……」

  苏暖直接拍掉了白仲夏的手:「别闹,孩子刚睡着!」

  白仲夏还不死心,有对苏暖说:「我轻一点……」

  苏暖不耐烦的推开他:「不要!表姐在呢,你想让表姐听到么!」

  白仲夏觉得有点委屈,有了孩子之后,苏暖更多的是在照顾孩子,冷落自己好几次了,可想想苏暖带孩子也不容易,也没办法。

  知道事不可为,白仲夏只好熄了床头灯,烦躁的躺下了,却不知,房门外韩雪一直在偷听,夫妻二人的对话都被听了去了。韩雪满意的一笑,这弟妹还真是配合自己啊,男人啊,一旦燃起了欲望,还不能被满足,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哦!轻手轻脚的返回房间,韩雪钻进了温暖的被窝,很快就睡着了,梦里,她被一个男人紧紧的搂在怀里,很幸福。

              第3章 请君观瞻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要做的事情太过缺德了,韩雪感觉到了上天的恶意,第二天早上卫生间中的她很痛苦,昨天的晚饭吃得太多,吃得太辣,已经适应清淡饮食的韩雪刚大了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次臭臭,过粗的便便撕裂了她娇嫩的肛门,而辣椒油的残留分子让整个菊花像被烈火炙烤一样疼。

  「我真是醉了!这算是被爆菊了么?」韩雪觉得哭笑不得,看着厕纸上鲜红的血迹,「还是去医院看看吧……」也没敢用水清洗,用湿巾轻轻擦了擦,穿好衣服打车去往医院看病。

  韩雪睡了个好觉,起的很晚,白仲夏已经去上班了,而弟媳苏暖也不知道抱着孩子去哪里玩了,韩雪坐在计程车的后座,屁屁仍然辣痛,只好变换各种坐姿,嘴里还不时发出轻叹娇喘,司机师傅不断的溜号从后视镜里偷看,差点闯了红灯。韩雪虽然知道司机在意淫自己,但因为有自己在意的事情,也不气恼。
  医院永远是不缺患者的,韩雪来的又晚,挂了肛肠科的号竟然还要等十多个人先看,在候诊区的长椅上坐下,周围几乎都是猥琐的老头子,韩雪也只能忍着,大概等了一个小时,终于听到叫号器喊到自己的名字,诊室里面坐着一个四十岁出头的男医生,礼貌的请韩雪坐下。

  医生听了韩雪的描述:「按您的说法,考虑诊断肛裂,需要到操作间为您做个肛门指检,以明确肛裂的严重程度,还能明确是否有其它并发症,您看?」
  「……」韩雪有些踌躇,让一个陌生男人给自己做检查,有点难以接受,「大夫,有没有女大夫在啊……」

  「外科都是男大夫的,如果您觉得不方便,可以让家人陪同,当然也可以不做这个检查,您自己做下选择。」

  韩雪犹豫着,肛门实在是很疼,可让谁陪自己做检查呢,貌似只能是表弟白仲夏,那可是自己的隐私部位啊,难道真的是命里注定的孽缘么?他为自己做的辣菜导致了发病,所以该陪自己看病,所以也可以看自己的下体,所以……韩雪胡思乱想着,「嗯,大夫,我叫家人过来。」

  出了诊室,韩雪拨通了白仲夏的号码:「弟弟,班上忙不忙?」

  「不忙,怎么啦,姐,你在哪啊?这么嘈杂?」

  「在二院看病,你能请假过来一下么?」

  「啊?怎么生病了?怎么没来我们医院?昨天不是还好好的么?」白仲夏的声音瞬间变得焦急,声调也不自觉的提高了,这让韩雪很是心暖。

  「还不都是你,做那么辣的菜,医生说是肛裂,要查体,需要家人陪同。」虽然心暖,可嘴上韩雪还是要嗔怪一下的,其实她不知道,她的语调完全是小女人在撒娇。

  「好,我和主任说一下,早走一会儿,马上过去。」

  韩雪像个没耐性的孩子一样,撂下电话就跑到医院门口,隔着玻璃门翘首期盼白仲夏的身影出现,就是不知道,如果白仲夏看过了自己的下体,该是怎样的情形呢,那可是看了自己内衣都会做春梦的纯情弟弟啊。

  大概等了二十分钟,白仲夏的身影出现在了韩雪的视线里,还是昨天的那身黑色毛呢大衣,「哦,弟弟好帅……」明明已经过了犯花痴的年纪,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韩雪还是矜持不了。

  「姐,着急了吧,我找了半天车位。」

  「才没着急呢,你来了就好。」韩雪亲昵的挽过白仲夏的胳膊,隔着衣服把自己的胸脯贴在了上面,白仲夏也有所觉,却没拒绝。

  韩雪确定自己的这个表弟是个老好人,很难拒绝自己的,她早就计划好了,逐步的击穿白仲夏脆弱的防御,最终让这个男人沦陷,至于沦陷后的事情,韩雪才懒得想呢,她要的只是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

  「姐,严不严重啊?」白仲夏打断了韩雪的意淫,关切的问到。

  「现在还不知道呢,要医生检查过才知道呢!」

  快是午饭的时间了,患者也明显减少了,韩雪挽着白仲夏回到肛肠科门诊的时候恰巧没有人在看病,「嗯,大夫,我家人来了,可以做检查了。」

  大夫示意二人跟他去操作间,房间很空,只有一个检查床,靠着一边的墙是器械用品台,「把裤子脱了,跪在床尾。」大夫的语气很平静,也不看二人,显然是把白仲夏看做是韩雪的爱人了,直接准备检查用品去了。

  白仲夏急忙想表明身份,却被韩雪掐了一下手臂给制止了。韩雪大方的脱掉外套,扔在了白仲夏手里,冲白仲夏眨了眨眼睛,又自然的脱去牛仔裤和保暖裤,仅着一条淡黄色的小内裤,这让白仲夏很局促,不知道该把眼睛放在哪里。
  韩雪也不迟疑,褪去下体最后一道遮蔽直接塞在了白仲夏手里了,大方的爬上了检查床,大夫也戴好了手套,做好了准备,韩雪按大夫的指示摆好了姿势,这姿势还真不是一般的羞人呢,只见韩雪分着双腿,跪在了床尾,伏下上身以便让屁股高高的撅着,白仲夏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男人又都好色,白仲夏想,偷偷看一眼表姐也不知道,不看的话太可惜了……

  可视线一挨上韩雪的下身就挪不开了,只见韩雪摆着羞人的姿势,两个臀瓣光滑白腻,肥而不赘,下身的毛发有些稀疏,根本不能有效的遮挡阴户,大阴唇是略深的红色,也是饱满多肉的样子,夹着的小阴唇看不清楚,而性器上方约一横指的地方就是命苦的肛门,竟是好看的粉红色。

  白仲夏发觉自己的呼吸都变得困难了,他结婚已有三年,也不是没上过色情网站,女性的下体竟然有如此大的冲击力,只能解释成特殊的人导致的,表姐韩雪的赤裸性器对自己产生了非常强烈的性信号,加上多日未能发泄,白仲夏不争气的勃起了,怒张的肉棒被束缚在有些紧身的裤子里,说不出的难受。

  检查过程其实很短,韩雪光着下身下了床走回到白仲夏面前的时候,他还没完全恢复从容,韩雪看到表弟丢了魂的样子,知道自己又成功了,表弟忍不住偷看了自己的女人花,叫他完全沦陷在自己的色情攻势下已不会太难、太远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