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909)【作者:2473530790】   乱伦小说 
字数:314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九百零九

  「小川真是抱歉,本来今天应该来参加加奈的生日,但是妈妈因为操劳过度,发起了高烧,所以我必须要留在家里照顾她,真是万分抱歉!」在手机话筒的对面传来真阳非常抱歉的声音,对于自己今天不能出席加奈生日的事情,对方可是感到非常的遗憾,毕竟这是她最好的好友妹妹的生日,而且历年每一年加奈的生日她都会参加。只是这一次她本来都已经提前准备好礼物,却没想到自己的母亲却在前一天的时候得了疲劳性感冒,直到今天还发着烧,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怎么可能还放心对方一个人留在家里。

  「咦,伯母的身体的没关系吗?在这样的情况下,真阳你不来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你真的放着伯母直接过来的话,不管我和加奈都不会感到开心的呢。所以真阳你就好好在家里照顾好伯母。」真阳的话语,让结野川不由带着关切的语气说道,不过在听到对方不能来这件事情,心中却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妈妈她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发烧和身体虚弱,我会好好留在家里照顾好她的,多谢小川你的关心。还有跟我向加奈说声抱歉,礼物我会在之后亲手交给她的。」得到了结野川的理解,真阳的话语还是夹杂着抱歉的意思,只不过比起一开始那种低落的情绪确实是要好很多了。

  在真阳挂断电话之后,她的身后传来了一阵轻声的女声:「小央,你其实不用管我,去参加你同学妹妹的生日会去吧。我只是小感冒而已,又不是什么大病,不用这么在意的,我自己一个人也能够处理好。」

  听到身后的声音,真阳连忙转过身子,带着小小的抱怨的语气说道:「妈妈,你不要再逞强了,你的身体状况现在可是很糟糕,医生可是都说让你多休息一下。」
  身后靠躺在床铺上的是一位看起来就像是真阳姐姐的女性,只不过姣好的脸蛋上透露出来的成熟风韵还是揭露出了她最真实的身份。对方正是真阳的母亲,幸谷香华。

  只是现在的香华那漂亮的脸蛋上透露着难言的疲惫的神色,额前的头发也随意披散着,脸颊两边带着病态的红晕,原本明亮的双眼此时也遍布着愁云。
  虽然现在真阳说的话非常有道理,香华作为一名病人,自己身体上的状况绝对要比别人更清楚,但是她对于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自己的女儿没能够参加原本预定的活动,这可是让一向温柔的她内心多多少少有了自责的情绪,所以在听到自己的女儿的话语之后,仿佛就像是为了证明着自己没事一般,挣扎着想要从床上起来,并且一边开口说道:「小央,你真的是多虑了,你看我现在完全没事,只是稍微有点累……」

  看着自己母亲的举动,真阳忙不迭的跑过去,阻止了对方逞强的行为,皱着眉头说道:「妈妈,我不是说过了你不要再逞强了,而且你快打消掉原来的念头吧,我已经和小川说好了,绝对不会再临时改变了。今天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在家里留下来的!」

  真阳那一脸坚定不容改变的模样,最为熟悉自己女儿性格的香华,也知道自己就算继续说下去也没有什么用,所以也只能躺回到床上,只是她那疲惫的脸上也充斥着自责的神色,轻声的说道:「小央,都怪妈妈的身体这么差,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生病,让你取消掉原来的计划和打算……而且我如果能够再努力一点,也不会让小央你将平时活动的时间都用来打工了……」

  原本看到自己的母亲重新躺回到床上而松了一口气的真阳,在听到对方继续说出的话语之后,脸上的表情也从原来的埋怨的神色转化为低沉的情绪,连连摇头说道:「妈妈,我怎么可能会怪你呢!最该怪的人可是我自己,都是因为我的选择才会让妈妈流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明明妈妈你可以一直过着舒适和安逸的生活,明明妈妈可以选择留在原来的家里的……」

  「傻瓜,妈妈怎么可能放心下你一个人出来生活,你可是我最重要的孩子,不管你作出什么样的选择妈妈都会一直支持你的。我其实经常会自责自己,如果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我能够有更多的话语权,更多的去管你爸爸的事情,也不至于让小央你遭受那么多的痛苦,遭受这样的待遇。我原本一直单纯的以为他会有回心转意的时刻,现在想想我的想法真是太天真了……明明是妈妈的原因,才让小央你一直一来受苦了。」轻轻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香华用着忧伤的眼神看着真阳说道。

  「妈妈……」自己母亲那发自内心的自责和关切的话语,让真阳的心中的伤感不由的咋次加大起来,双眼之中也感到一阵酸涩的感觉,她带着微微抽噎的声音说道,「妈妈,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因为妈妈你可是我最喜欢的人。为了我抛弃了原来的荣华富贵,每天作为普通的上班族操劳着,以前在家族之中,我也明白着妈妈对我的关心。明明妈妈你可以不用对我这么好……」

  「傻瓜,你在说什么,你可是我的女儿,不对你好,我还能够对谁好?对于我来说,你可是上天赐予我最好的礼物。」看着真阳那低沉的表情,香华如同想要抚平对方脸上的不好的情绪一般,用着自己的手掌轻抚对方的脸蛋。

  只是却没有想到在感受着自己脸蛋上自己母亲手掌传来的温热的触感,听着对方说出来那温柔充满爱意的话语,真阳的泪腺也彻底抑制不住,大量的泪水从她的瞳孔之中涌现出来,将她那白净的脸蛋上滑下一道又一道的泪痕,轻轻咬住自己的唇角,用着颤抖的声音,如同宣泄出自己的感情一般,开口说道:「妈妈……对不起……我最喜欢你了……」现在的真阳她才明白,不管是过了多久,自己在母亲面前依旧是一个爱哭鬼,即使是原本她以为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内已经学会了坚强。母亲,才是世界上最懂她的人,也是曾经在家族之中让自己不会完全绝望和寂寞的明灯。

  真阳的哭泣声,如同具有感染性一般,在香华的眼角之中也不由出现了点点晶莹的光泽,只是相比起对方,她还是强忍住这股情绪,仿佛像是要在自己的孩子面前表露出最为坚强的一面,不要让她担心呢一般,用着自己的右手轻轻的抚摸着对方的脑袋,爱抚着对方的情绪。

  直到内心之中激动的情绪平复下来之后,真阳也渐渐停止了哭泣,在发现自己竟然在母亲面前露出了这么难堪的一面,她那原本因为哭泣而染上绯红的脸蛋无疑变得更加通红起来,慌张的用双手擦了擦自己的双眼,对着自己的母亲说道:「妈妈,我刚才只是眼睛进了点沙子而已……所以才会流眼泪……」

  香华自然知道这是自己女儿逞强的话语,所以即使是因为感冒而虚弱的躺在床铺上,她还是不由开口半开玩笑说道:「是是,我知道。不过原来我们房间之中有那么多沙子,看来妈妈我平时打扫的不够干净太过于失职了呢。」

  「妈妈~ !」真阳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妈妈在故意取笑自己,不由带着有些撒娇的语气说道,不过在注意到自己的母亲现在病情还没好的事实之后,还是不由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带着关切的语气说道:「妈妈,我现在是不是打扰到你的休息,让你没能够好好睡一觉。」

  「没关系,昨晚我已经睡得够多了,而且和小央你聊聊天,我也能够感觉到自己精神许多。不过小央,现在你还是一名高中生,关于打工的事情,我想你最好还是取消掉吧,家里现在的经济也不算太差,我的工资虽然不多也足够我们日常开销了。」香华带着温柔和关切的笑意说道。

  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出于关心自己的好意说出这番话来,真阳还是摇了摇脑袋说道:「没事的,妈妈,我也不讨厌现在正在打工的工作,不管是店长还是同事都对我挺好的,虽然输她们偶尔也会捉弄我。」

  在说道这里的时候,真阳像是想起了之前发生过的事情一样,稍微带着有些怀念的语气说道:「对了,妈妈,告诉你一件事情,其实我把我们家的事情告诉小川了。」

  香华倒是没有露出多大惊讶的神色,因为从自己女儿一直一来在家里经常说起关于明叫结野川的事情,她就能够从中感觉出自己女儿对对方的信任以及喜欢的情绪。说实话,香华她自己的婚姻更多的是属于政治联姻,两人之间说实话没有多大的感情,所以对于自己女儿能够自己找到幸福这件事情,她可是由衷的感到祝福和开心,所以既然自己女儿将事实告诉对方,她也绝对不会因此而感到生气。

  因为这可是她最重要的女儿自己作出的选择。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