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女友-小晴】(温泉旅游篇)(02,04)【作者:幕后师爷】   人妻小说 
字数:126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烈日下的露出

  「到了咯——」我听到阿城催促我们起来。

  我在朦胧间转醒,眼前原本由水泥玻璃构造的城市建筑群,竟然已经全部转变成了一片绿油油的山林景色。

  「唔?到了啦?」小晴搓了搓眼睛,然后大动作地往后伸展双手。埋藏在黄色小背心里的一双圆浑胸脯曲线,竟然就这么完全地被勾画了出来!

  阿城的眼睛当然没有错过了这一幕。他眼睛像是亮了灯般精神,嘴角处也微微的上扬,那简直就是写着「爽到了」的表情!

  我正要发作,但小晴却似乎浑然不觉,还在催促我下车。

  算了,我们还有几天要一起活动的,要是现在闹僵了,整个旅程也就泡汤了。
  下了车,踏足处是一个小车场。清新的丛林空气扑鼻而来,虫呜乌呜声不绝於耳。

  回首道路两旁都是参天巨木,两排树木之间留下了一小片长型的天空;道路侧面的下方是一条小河道,呈米白色的河水上覆盖着一缕一缕长长的的轻烟,像霞又像雾,使人彷佛踏进了仙境。仔细嗅嗅,河边隐隐透露着一股淡淡的硫黄味道,那似乎是从山间中溢出的温泉水。

  「欢迎光临。(日语)」一位身穿和服的女仕向我们弯腰致意。

  「午安。(日语)」我以学习自游戏和动漫的日语向女仕回应。

  女仕年纪大约五十岁上下吧?头发都变得灰白了。女仕的衣着装束都非常整齐,而且眉宇之间隐隐透露出一股威严的气势,似乎应该是旅店的老板吧?
  「欢迎呢——(鼻音很重的国语)」在这宁静的地方,却突然响起了有点格格不入的国语。

  我和小晴转身看向声音的来源,是一个身穿看似「工务服」的大块头男性。
  看起来年纪不轻了,顶着一副光头;显得圆胖的脸上,两边脸颊的肉都往下垂了,还有一双特徵般的紫得发黑的大嘴唇。

  虽然那大块头看起来真的不年轻了,但却是一个人把我们四个人的行李都背在身上,走上这一小段稍微上斜的山路竟然也如履平地!

  穿和服的女仕走在前头引路。走在女仕身后的阿城与那大块头,以我听不懂的重鼻音方言(基础大概是国语,但几乎无法理解的)交谈,彷佛两人是早已经是认识的熟人般。

  小晴和宛真两人手牵着手,沿着小路旁边的栏杆,一边慢走一边观赏河道的景色。

  反倒是我一个人,好像被剩下来似的……

  沿着小路转了一个小弯,旅馆竟然立即出现在我们眼前!

  呃……沿路也看不见旅馆,还以为要走上一大段路的,谁知道整间旅馆竟然就隐藏在一排树木的后面!

  旅馆看起来是只有一层的建筑,入口像是小学生的画作般一个三角形和一个长方形组合起来的设计。两扇厚重的木门流露出一股古意,大门上挂有一块古木灰色的牌匾,上面以弯弯曲曲的潦草汉字书写着『云隐』。

  如果是《云隐》的话,大概是出自《源氏物语》吧?那最着名的- 只有标题而没有内容的一章。

  没有时间让我深究其中意义,我们一行人已经被带到了旅馆的玄关。根据来自轻小说的知识,这里是更换鞋子的地方。而四双客用鞋子亦已经在前方整齐地排列好了。

  穿和服的女仕向我们叽哩咕噜地讲解着些甚么。我虽然听不懂,但从她的手势和表情猜想,大概是要我们换上室内鞋吧?

  旅馆的内部回廊是「口」字型的设计,玄关位於回廊的角落处。四边回廊的中央是一个小池塘,塘边种了一棵不太高的大树,一条漆上红色的拱桥横跨在小池塘上,像图画般美丽的景致。虽然我不懂那棵树是甚么植物,但我猜想那应该是樱花树吧?虽然现在是暑假,早就过了樱花的季节了。

  回廊上方是木制的顶盖,从木的色泽看来应该是年代久远了。回廊两旁都没有建成墙,只建有圆木制的栏杆,和大约每十步一根用作支撑顶部的支柱。从栏杆探头可以看到下方是大约是两三米深的石壁;而再前一点就是刚才从小车场看过来,完全遮掩住旅馆的大树群。

  看到这样古式的建筑,我的心里不禁生出奇想:古代的忍者,大概可以爬上大树然后跳过来吧?不……大树与旅馆之间应该有接近「十二码点」的距离了吧?
  从大树起跳应该不太可能。啊!对了,那一种像猫爪的铁勾如何?抛上来勾住栏杆,然后沿绳子爬石壁上来……

  哈哈,似乎是看动漫太多了吧?从大门进来不就好了吗?

  这旅馆的规模似乎不大,工作人员也似乎不多的。和服女仕带领着我们四人沿着回廊循「コ」字型的路径走。她嘴上一直在叽哩咕噜地介绍经过的房间,前方的走廊是事务所﹑厨房或是写着「员工专用」的地方,在第一个转角处前方的房间就是写着食堂的房间。虽然说是食堂,但里面也就只有三张平排的,大约是六人座的长桌子而已。

  转到这一边的直廊,与玄关前的那一条有一点不尽相同。虽然同样是围着栏杆,下方也同样是石壁,但这一边的直廊正中间处两边都有一条容得下两人通过﹑往下走的木梯。一边是走进中央小池塘花园的梯子,漆上了与拱桥同色的红漆。
  而另一边则是与回廊栏杆相同的圆木栏杆,往下走的梯级也是呈灰色的古木板,梯级前方有一条向右弯的小路,再前方则被突出来的石壁遮掩了视线而看不到了。

  哦?忍者直接从这里突入就好了嘛。我心里说。

  和服女仕在那边的楼梯前叽哩咕噜地作了一点讲解,双手在比拟着「请进」的介绍手势,脸上也是挂着商业性的诚恳表情。这样看来,往下面的不是甚么恐怖故事中的那一些「禁止进入」的地方,而是某个额外付费的商业项目吧?
  再沿着直廊往前走,就是房间了。房间简洁地在排在门柱侧的小木板上用黑色毛笔写上三﹑二和一。看来旅馆就只有这三个房间了。

  再走到玄关的正对面角落,有一块写着「汤」的暗绿色掩布。这样的场景我不陌生,动漫里就经常出现的,温泉应该就在这里面了……但入口就只有一个…吗?

  难道是混浴?!

  我的目光立即在小晴和宛真的身上来回……穿着黄色小背心和及膝的白色百摺裙的小晴;还有穿着紧身T裇,配以超短小热裤而打出一双完美长腿的宛真!
  与这两个女生一起共浴……吗?

  我的心中充满了热切的期待。

  「我们先分配一下房间吧。」阿城的声音在和服女仕的介绍完成后立即响起。
  啊…对了…宛真的男友也在啊!真刹风景!啧……阿城手上拿着勾住写上「二」和「三」小木牌的锁匙,看来我们的房间就是距离温泉入口较远的两间了。啊,不错,我们四件行李早已经放在二与三门牌的房间之间的走廊上了。

  「我们在这里住上两晚,第一晚是分房的,而第二晚则是一起。」阿城说。
  我不解,正要向阿城询问,可是小晴却像是事前已经知道似的,向我示以安心的笑容。

  我们被安排到最接近角落处的「三」房间。在走廊取回属於我和小晴的行李之后进入房间。小晴才告诉我房间分配的详情。

  原来这一间旅馆并没有公开作招徕的,一般只会接受熟客的预订。听说是透过阿城的亲戚介绍才会接受我们一行人的预约。我们原先打算连续住上三天的,但旅馆明天的预约里只剩下一个空房间,而第三晚更加是已经全部爆满了!
  旅馆方面原先是打算拒绝我们全部三天的预约的。但幸好在阿城亲戚的挖旋下,旅馆方面才接受了我们在第二天四个人同住一个房间的提案。

  以我印象中的日式传统来说,的确是会有这一种宁愿空着房间不做生意,也不愿意令客人感到不适的做法,在这一方面我也能够理解。而且我现在亲眼看到了这酒店里面的情形之后,亦认为阿城和他的亲戚觉得『即使有点不便,也非要在这里住上几晚不可!』的想法,也实在是无可厚非的。

  只是…我可以跟小晴做爱的晚上,就变成只有一夜了吗?

  一直满脑子想着与小晴做爱,看来我真的是欲求不满。虽然昨晚在航机上才来了满载惊险的一发,但自考试前已经想念着小晴身体的肉棒似乎并没有因此而得到满足!

  既然只有一夜,就狠狠的干到天亮吧!我心里下定了主意。当然,小晴会否答应就是另一回事了。

  小晴像个小女孩般在房间里雀跃地到处参观。

  房间很大,单单主室的地面已经有十二块草畳(たたみ)的面积。别说是四人了,就算是睡上八人也不会感到挤迫。

  入口处旁边的小门是厕所,打开门后只看到一个长而狭窄的空间,尽头是一个西式坐厕。坐厕的水厢上方是洗手盘,大约是将洗手用的水直接转作为冲厕用的水吧?这个设计的环保意念不错。不过相比起房间的面积,这一个厕所未免太小气了吧?总觉得洗澡时手脚会撞到墙壁……

  呃……奇怪了,怎么洗澡?

  我环视了厕所内的墙壁,都看不见沐浴的设备。

  「子羿!出来看看——」小晴的声音在外面呼唤我。

  「来了——」我回应后,再次返到主室里。

  主室内的落地式窗帘已经被小晴拉开,但窗帘外面却原来不是合符想像的酒店玻璃窗!里面竟然是由四块古式的格子木门所组成的横向推门!而大门外面是一个大露台,前面是一直往下斜的绿色山坡,山坡的尽头则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哇——」看到如此美景,我也忍不住大叫了出来,并立即奔向大露台。
  简直感动得呆了!

  海风一直轻轻拂送,即使烈日当空也不觉得炎热。金属制的栏杆位置有点高,差不多到我的胸口了,不过露台的正下方是几近悬崖的斜坡,实在是再小心也不为过。

  连接隔壁「二」房间的地方是被一块突出的天然石壁所阻挡,完全看不到他们的露台。这样看来,这旅馆应该是依照山势地形而建筑的了。而我们的房间因为是在角落处,所以露台上有两边是开扬的……呃,对了小晴呢?

  「…小晴?」

  ……我环视大露台上一圈。

  在大露台的正中央是从平面中陷进去的岩石圆洞穴,小晴则蹲在圆型洞穴的下方贼笑着的向我挥手。

  干甚么嘛?这小女孩在玩躲猫猫吗?

  小晴在石洞下方站起来,我看到洞的深度大约是到达小晴的小腹左右,而洞的内则留有一个较厚的石阶级,似乎是让人坐下来的……这么说来!难道这是房间里的私人温泉?!

  我也从石阶踏进了石洞内,发现洞内也颇为宽阔,大约同时容纳四人也不会感到太挤迫……呃,四人?

  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相当淫秽的画面……

  「子羿,很高兴哦!在这里——」小晴说着伸展双手,在原地转了个圈。
  「嗯,我也很期待呢!在这里……」我说。小晴说的应该是指「这里的环境」,而我说的则是另一回事了。

  我轻轻搂住了小晴的腰部,将脸慢慢的靠近她……她也配合着的轻闭双目。
  首先是嘴唇轻轻的触碰﹑相接,接着后是鼻尖与鼻尖之间的厮磨,再然后是舌头之间的纠缠……

  我的双手从小晴露出的纤腰沿着她的背部慢慢地潜入她的小背心……「嗯……」小晴发出了一声微叹。

  「啪」的一声,胸罩后方的扣子已经被我解开。

  小晴本能地稍稍前倾,双手也向内收缩起来。我则更用力的抱住她的身体,并让吻吻得更深……

  我的手从背后滑到小背心的前面,一双手掌整整的覆盖着小晴的那一双圆浑胸脯。久违了的胸脯触感﹑久违了小晴的娇喘……「嗯唔……」小晴难为情似的别开了脸,并将头靠在我的肩上。她的双手紧紧的环抱着我的腰,彷佛要使我俩的身体合二为一般紧扣。但这样一来,反而使我的双手被紧压在我和她的胸前,几乎无法动弹。我只能透过手指上的微动,热切地感受着小晴柔软的胸脯……
  让我维持现状的抚摸了好一会,小晴才轻轻的将我推开。

  「子羿,今晚才做好不好?」她微笑着说。

  但看到那在阳光照射中而清楚可见的粉色乳首,已经处於昂然站立的情况下,这一句真的是小晴的真心话吗?

  我向小晴走近一步想再次抱紧她……但小晴却是对着我摇头苦笑。

  「宛真在等我们呢。」她说。

  她说得对……始终不是只有我们两个来旅行啊!做上一次,再洗澡,怎么也得花上一个半个小时吧?

  我无奈地轻轻点头,小晴才重新穿好身上的衣衫。

  回想了一下,当日24号在巴士上公然对小晴进行爱抚,甚至摸得她高潮了。
  当时我亲眼目睹这情形,既怒且恨!但心里同时也对小晴竟然可以接受在公开的地方被触碰身体而感到莫名兴奋……

  今天在这大露台上虽然没有第三者的眼睛,但总算是小晴第一次在露天的地方裸露身体。

  对了,今晚何不就在这大露台上来一发?!

  我打着今夜的盘算,走出小岩洞。清凉的海风再次吹拂着我们的脸上。啊,刚才在洞内情不自禁,都忘记了炎热,现在一双手掌上都是我和小晴的汗湿……我回首小晴,她的双手正隔着衣衫在调整内里胸罩的位置,想必是汗湿也弄得她很不舒适吧?

  大露台靠近石壁的方向有一个玻璃造的直立小房间,内里是简单的沐浴设备,沐浴露﹑洗发精等等都在这里面。

  我打开花洒洗手,回头时小晴却已经不在大露台上了。

  回到主室内,我先把古式的格子木门关上。在触摸之下才发现,这木门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木制品,而是金属门框的外部再贴上一层薄薄的木片,格子里面看似和纸的部份,也是一整块的白色亚加力胶片。不过这道门面对的是悬崖大海,这样坚固的构造也是无可厚非吧?

  我们把各自的行李都安顿好,并预留了房间里大约一半的地方空置着,因为阿城说了明天是由他们转过来我们的房间里。

  待收拾完毕后,也许是刚才汗湿的关系,小晴换上另一套衣服。虽然我和小晴是情侣,而且已经有过不少次赤身相对的经验了,但小晴每次在我面前更换衣服的时候,脸上总是带有几分羞涩。而对小晴的身体不感陌生的我,也总喜欢看着她将衣服一件一件从身上脱下,然后再将衣服一件一件穿上的过程……这时候小晴通常会吐嘈我『看甚么?又不是没有看过!』但今天的她并没有说话。而且当小晴更换胸罩的时候,我还注意到圆浑胸脯上的那一双粉色的小乳首似乎仍然处於站立的兴奋状态……似乎,小晴的心里也期待着跟我做爱吧?

  待小晴换好衣服之后,我们离开房间,走到隔壁「二」房的门外。

  咯咯……我敲门。

  等了好一会,还是没回应。

  咯咯……

  「该不会已经外出了吧?」我说。

  「唔?说好了一起行动的嘛……」小晴一边说,一边伸手到门锁上。

  咔嚓- 大门竟然没有上锁,被小晴轻易打开了。

  「呃……」我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而小晴却是直接推门进房里去……

  我跟着小晴进房,回首查看门锁,发现原来是使用那一种按下去才会上锁的旧式锁头。咦?这么说,我们刚才大概也没有将大门上锁吧?

  进入主室之后,发现通往大露台的门完全打开,我跟随着小晴的后面一直往前走。

  小晴到达露台后,好像发现了些甚么似的,然后以双手掩盖着嘴巴,脚步蹒跚的后退了几步……

  那一副表情,简直就像意外发现凶案现场的女主角一样!他们该不会是发生了甚么意外吧?!

  我立即越过小晴冲出大露台之外张望……

  大露台上在较远的栏杆处,裸露着白花花屁股的阿城正背向我们站着,而上半身赤裸的宛真,则是双膝跪在阿城的前方,看那头部的前后动作似乎是正在替阿城进行口交!

  一双似乎比小晴更壮观的大奶就在烈日之下曝晒!

  然后,我看目光情不自禁地被吸引下移,宛真的一双美型的白晢长腿微张至圆周率「兀」的符号一般,白色的超短小热裤早已被褪下抛在小腿旁。粉红色的内裤边缘虽然仍然紧紧的勾在宛真腰间,但内裤的下方三角位置却呈现着不合常理的状态!

  两腿微张﹑理应是呈富士山梯型的胯下,却竟然是呈现着「M」字型!内裤的正下方被强行拉扯扩张至极限!令人担忧内裤都快要被撑破了!

  被撑开的内裤正下方有一物体在内裤里不断打圈回旋,从内裤侧面被撑开的开口部份可以看到那中央大约是一个白色的塑胶物体!那物体正被粉红色的内裤包裹着,使那东西可以无视地心吸力地稳固在宛真的内腿之间……那﹑那难道就是A片中经常看到的「自慰棒」?!

  凝视着宛真的两腿之间不断被搅拌,我不禁呆住了……「呃啊﹑子羿!」小晴上前来拉住我,但显然已经太迟了。

  听到小晴呼叫的声音,他们两人的脸也同时转向我们的方向……「呃…」「啊啊!」阿城和宛真同时发出了惊呼。

  「呃…啊,抱歉!」我赶紧道歉,然后拉着小晴的手退回室内。

  在主室内,我无奈地看着小晴,而她却只是掩着嘴巴,指着我的脸在发笑!
  「呃﹑啊,抱歉!我们冲洗一下就马上出来!」阿城追回室内向我们说。
  喂,拜托!先穿上裤子才说话好吗?那高高指向上方﹑而且被水沾湿得闪闪发光的肉棒还在那里一摆一摆耶!

  「啊嗯,知道了,我们先回房间里等着吧!」我说,然后拉着小晴的手离开房间。

  回到我们的房间,果然没有上锁……这两天里似乎要特别留意了。虽说这旅馆出入的人似乎就只那么几个,但锁上门始终会安心一点的。

  「嘻嘻嘻……」小晴还是在笑过不停。

  「干嘛。」我说。

  「嘿嘿,看你的样子!」小晴指着我的脸贼笑。

  「哼,刚才你的脸也好不了哪里。」我说。

  「嘻嘻嘻——」她还是在笑过不停。

  哼!如果早知道他们也搅上一发的,我刚才也应该跟小晴先来一发了!我心中忿忿不平着。

  「哎,你就别这么小器嘛——人家是相隔两地的远距离恋爱啊。」小晴说。
  「哼!我也是考试之前就已经没有碰过你啦!」我说。

  「哈哈——知道啦知道啦——不是答应了今晚给你的吗?」小晴笑着说。
  大概是被我们「撞破」之后,他们就没有继续下去吧?等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阿城和宛真两人就前来敲门了。

  「哈哈——完事了吗?」开门的小晴笑着说。

  「噫——讨厌啦!」宛真向小晴扁起小嘴,而手上打的却是站在她身旁的阿城。

  「哈﹑哈﹑哈……」被打的阿城发出无意义的乾笑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